师恩难忘---忆老校长蒋鉴平
日期:2016-11-18 16:18:06  发布人:8000000633  浏览量:0
    九月的常州,还是那么的热,早晨的清凉刚过去,盛夏的余威又向你袭来。凤凰山公墓,我和同学侯华平经过长达二小时的巡找,终于找到蒋槛平先生的墓。 校长的墓碑干净,看得出工作人员负责用心。当我点燃祭奠用品时,我心里说,老校长,学生来看你了。
    离开学校好长时间了,时常想念学校,学校里的一切,想念老师。老校长对我的关心爱护,让我心怀感恩,让我铭记于心。
    1991年9月,我到江苏省常州化工学校报到,当时,怀着对学校的向往。当时对于我农村学生来说,考上中专,就意味跳出农门。学校,意味着我人生的第二次投胎。老师、校长,是我的第二次的引路人
    在学校的迎新大会上,第一次见到了老校长,带着眼镜,雍容文雅,大师模样。讲话的内容不记得了,但是掌声响了好多次。会后,好多新生说,校长好有水平,好亲切。
    老校长教的是大中专的学生。我记得高中版的无机化学中专版教材就是校长编的。我们小中专的学生大多数没有听过他的课。只记得有一次学校大会上,老校长说,他今后都不会放弃学习的。他说他在国外看到一篇文章,说分子式的图形像锁心。他后来在编教材时就将用到我的教材上。我恰好看过这本美国的书,是美国的中学无机化学教材。这本书在当时还比较新。我记得校长讲过这句话后,全场掌声雷动。在老校长任内,我记得学校获得好多荣誉。最重要的是,省重点中专,化工部重点中专,与南京大学联姻,办起了大专班。竹林的校区的实验楼也是在老校长手里立项动工的。站在实验楼顶层,真的有一览众楼矮的感觉,方园好多里没有这么高的教学楼。
    老校长对学校充满了感情。我记得有一次。当时做课间操。在跑道上,有一块不大不小有碎砖头,老校长拣起来,放进裤子口袋,绕过操场大半周,一直等走到垃圾堆时才扔。这样的事有好多。当时学校食堂还没有凳子,大家站着吃。我看到好几次,老校长端着饭钵,和同学们边吃边聊,一开始时同学还有拘束。过了没几天,食堂的秩序和饭菜质量好多了。还有一件事,我听说的,有一段时间,物价涨得历害,学校的菜价涨得高,一名叫左万军的同学,人长得挺壮,找到校长,说他吃不饱了。校长当时没说什么,从自己的口袋里将所有的菜票都掏出来给他。我当时还不大相信。直到事情发生在我身上。有一个星期六,当时还是单休,我下午下课后出去玩了近二个小时,到快五点了,回到宿舍。买了几袋方便面。一看,校长坐在铺上,正和大家聊天。我进来时,有同学说,校长,这就是严金圣。又有同学说,校长已等你二个多小时了。我楞住了。校长对我笑了下,我了解你的情况了,方便面不当饱,以后有事直接找我。拍拍我的肩膀,和大家又说了一段时间,才走。
    老校长对学校的各项工作充分给予支持。当时我在学校记者团,亲身体验到来自他的关心。一次,学校举行常州市十三中专校演讲比赛,记者团从头至尾参与了各项工作。常州广播交通台好多主持人作为评委参加指导比赛。我特别记得其中这样的情节。各位主持人来时,热情并没有那么热切。比赛结束后,老校长例行作为校领导讲话总结。当时各位主持人好多已准备收拾东西回去。这次比赛的题目是我的老师。 老校长对自己的恩师进行了回忆,最后讲话结束时,好几位主持人说,老校长的水平真是高,行李也不忙收拾了。有位主持人说,听了老校长的演讲,她的灵魂得到了升华。你为记者团的成员,我请老校长对这次我们的工作作出指导,他当时正和书记忙别的事,笑了笑,停下来指点了几句。我最遗的事,当时没有来得及将他的讲话录下来。过后,这次比赛,包括我们记者团的工作得到了各参赛学校的充分肯定。
    毕业离开学校已经二十一年了,学校也迁到了现在的地址,我才在今年第一次进入到现在的学院。老校长离开大家时也好多年了,我也是事后过了好长时间才知道此事。此次到学校前,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我要到老校长的墓前,向老校长表示感谢,表示我的敬意。感谢校友办朱文明老师和严锦武老师、周林老师和各位校友的帮忙,让我了却心愿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祝老校长在天堂安好。
 
 
 应化9112班严金圣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 2016年10月28日
核发: 点击数:0 收藏本页
分享到